X

X

 

Summary:一年后, Scott回到了墓地。

 

一块地势比周围更低的地方。这里没有新鲜柔软的嫩草,只有骨折的树枝和干瘪的草根,挺适合Bob,Scott想,这个既是骗子又是圣人的老家伙尸体上会开出天竺葵。他从墓地的另一边横穿过来,越过墓碑,越过草地,越过破碎的哭声和漫不经心的交谈声,径直忽略了一个老混蛋的墓碑,来到了另一个老混蛋的葬身之地。

而此刻他并非独自一人,他意识到。

“你好呀。”Mike正坐在草地上专心致志地研究一颗松果,腮帮子鼓起来,应该是在嚼口香糖,“有一阵没有看见你了。”

“我……咳,比较忙。”话语出口的第一声,他的喉咙哑了。现在他与自己的声音隔着一段距离,仿佛是二十一岁以前的Scott正站在他的旁边,邀他欣赏来自同一个人身体的另一种声音。一成不变,公式化,但不陌生。这是他。

一个念头击中了他:他已经很久没有和人交谈了。不是——不是碰撞的鸡尾酒间交换信息的活动,不是被动的爱语,他需要平等的对谈。

“唔。”

封面男孩站在Mike的旁边,似笑非笑地注视着Scott。

你想要什么?嗨。你想要什么?

“就你一个人?”

“其他人已经走了。”

其实看得出来。地面一片狼藉,泥泞的脚印和几处打斗的浅坑,布料和碎瓷片,他不太清楚自己为什么会问蠢问题。或许是因为封面男孩此刻正站在他的对面无声地大笑,一个沉闷的慢镜头:嘴巴张开、露出粉红色的牙龈,眼睛缓缓地闭上。

 

ⅱ ice breaker

“那么,Carmella还好么?”Mike皱皱眉吐掉了口香糖,然后这是他的问题。他回想起罗马姑娘坐在虬曲的树根上,眼眶里跳动着热泪,她说“我感觉自己恋爱了(I think I fall in love)”,身边卧着一条狗。这是初生的早晨里的第一束光。这时候抬头往天上看,你会发现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光亮。

嗳。我了解你的感受。我了解你的感受,我比你更早接触这种感情。爱情。

 

Scott意外地挑了挑眉毛,“挺好。她英语学得很快。别的方面也是。”

 

嗯。别的方面。

有的时候他们也在街道上看到对方。多数时候都没有意识到对方的存在。

Mike会留意坐在高档名牌车里的男人,他向自己解释这是出于“工作”需要……或者随便什么理由。Scott有时候会成为那些男人中的一个,他的侧脸很冷漠,像某种古怪的谜语。在他还在街头游荡的时候,他的脸皮底下藏的就是这张面具么……?还是说这才是真正的他,当他穿上黑色西装,打好领带,喷上该死的须后水的时候?有时候Carmella也在车里面,他们的侧脸交叠在一起。他们不像从前那样说很多话,不,是完全不说,除了偶尔嘴唇飞快地翕动一两下。也没有笑脸。“从前”,Mike特指的是在罗马的时候。

Scott往窗外看去。在二十一岁以前,他在街上看到与他同样年轻、愤怒的人们,惊奇在徐徐摇下的车窗后面和墙上的褪色海报蜷起的一角里朝他咧嘴大笑,他在路边砸碎酒瓶,嗑嗨了就大喊“这就是生活!”;现在他看到贫穷。懒汉蜷缩在垃圾堆里乞讨,而人们,无论是走在路上,还是斜跨在摩托车上,在另一辆车里,看上去都是一样地脏兮兮、没有颜色,挂着愚蠢的微笑,他们的精神同样是一排垃圾桶。但,有时候他会看到Mike:他还是像个小动物;他穿着那件磨损的朱红色外套,跟着人们大笑和喊叫,目光却是失焦的。

还能怎么样呢?这个世界上存在坐在名牌车里坐拥美女和金钱的阶层,也存在坐在路边把自己的一生搅和成一团狗屎的阶层。

 

而两个故事对立相望。他们本就生活在不同的故事里。

“我在想,或许,或许……我可以给你一点补偿。”

“……什么?”

Scott开始解释——以他一贯的良好风度和从容谈吐——一边从衣服内袋里抽出支票簿,“我得承认在罗马的时候抛下你是非常不道德的行为——我那时候太冲动、太自私,可……”可是(不满二十一岁的)年轻人的冲动与不道德是可以被谅解的。

“毕竟我们曾是朋友。”Scott几乎是顺理成章地用了“曾”。Mike像一片树叶一样轻轻颤抖了一下。

“也是因为Bob。”

Mike的表情从迟钝、困惑再到愤怒,“你在说……补偿?”

好啦。你放弃吧。从来不会有什么平等的对谈。

那一刻Scott觉得自己就要挨上一拳了——老实说,这样也算是个比较好的结果,他轻飘飘地想道——但是Mike冒冒失失地冲撞过来,咬住了他的下唇;然后是一个未经考量、牙齿碰撞的吻。嘴唇柔软,喘气的时候像是小动物,Mike一只手扶着他的颈部,另一只则拘谨地揣在口袋里;过一会儿后,味道扑面而来,烟草,口香糖(薄荷味),古柯碱……把他牵扯回那些在街头上奔跑并且跌倒的日子:酒精,毒品,性,汗水,快乐,金钱,性,毒品,快乐,快乐,快乐。

二十岁和二十二岁究竟有什么区别?

在他能够深入体会这个吻之前,Mike果断地放开了他,退后一步。然后是第二步。低着头。

“这样就够了。”他们之间相隔两步的距离,但是一个足以使双方感到疏远的距离。Mike朝对面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对我来说,我会爱上一个人,即使他不付钱给我。我爱你……而你不用付我钱。”

“Mike。”

“我真的很想吻你,伙计。晚安。不过我爱你。你知道的。真的爱。”

“来这儿,Mike。来这儿睡。过来。”

 

嗨。到最后,我想要的仍然只是一个吻而已。

 

fin


评论
热度 ( 26 )

© Electrica | Powered by LOFTER